僵持做一件事的微辣青年,是若何渡过它的七年的?

  坚持做一件事的微辣青年,是怎样度过它的七年的?

  如果是你,能够在七年的时间里坚持做一件事吗?

  有一个名为微辣青年的公益组织,由4位平均年龄在26岁的年轻人组成,以陪伴支持青年用专业、兴趣、特长创新有效地解决真实的社会问题为使命,至今已坚持了七年有余。

  据了解,截止去年年底,微辣青年共开展20期青年营会(营期半年以上),累计为青年举办超过5200小时培训工作坊,覆盖100余所高校,累计服务大学生超10000人次,深度支持700名青年,其中超过35名全职公益,支持过往伙伴创办2家公益组织。

  从“微乐益”到“微辣青年”

  说到微辣青年,不得不谈一下它的前身微乐益。于2010年11月成立,是一家位于广东的民办非企业,致力于支持青年在公益参与中提升自我觉察能力、社会责任感和行动力,期待每位青年人不论在什么行业,都可以将公益内化成一种习惯。

  在微乐益创办的第三个年头(2013年),机构出现了公益项目培训对象流失率高的现象。为了留住培训对象,维持机构的发展,2014年上半年,微乐益对项目做了新调整:一、将一年期的培训项目变成一学期。二、引入服务学习的模式。在培训的基础上,加入实践部分。不止如此,微乐益还改掉辨识度低、经常被人叫错的名字,通过机构内部工作人员与公众轮番征集、投票,根据(辨识度、想象力、好记、好读、好听、好写)六个纬度的打分,微辣青年就这样诞生了。

  探索未知收获成长

  改名后不久,微辣青年推出乡村教育营项目,即通过服务学习模式整合多方需求与优势,支持青年营员为乡村孩子开发出有价值的音乐美术等兴趣类课程,并总结出可推广的课程开发模式,形成可持续的开发交流平台。

  2014年的春天,微辣青年开展第一期乡村教育营,在广州培训营员,为乡村小学做音乐和美术的课程创新。

  同时,也是在这个春天,微辣青年·乡村教育营收到了一封来自罗定的报名表。随后,一位名叫细梅的女孩,孤身坐着从罗定开往广州的大巴参加面试。身为师范生的她想通过微辣青年接触、了解更多乡村教育创新的可能。凭着她自身的勇气,与对微辣青年的信任,就这样,她被录用了,成为了第一期乡村教育营的营员。

第一期乡村教育营· 在罗定村小探索课程创新

  通过对乡村教育的了解,微辣青年意识到乡村教育创新不可能由远在广州的营员实现——只有培养真正的未来乡村教师,才能让教育创新扎根乡土。

  于是,微辣青年总干事刘海庆与经历过第一期乡村教育营培训的细梅进行交谈,希望到她所在的罗定职业技术学院(简称罗职院)开展第二期乡村教育营,招募罗职院的师范生(尤其是师范委培生)成为营员,支持他们学习与实践教育创新。

  #委培生#

  是指和当地教育局签订合同,毕业后需无条件回原籍就业的学生,也就是说,罗职院的师范委培生,毕业后一定会回到罗定村小教书。

  一个人在罗职院,细梅代表微辣青年和各方对话。奔波了一个多月,成功支持微辣青年,闯进了罗定乡村教育的大门。

微辣青年总干事刘海庆为细梅颁发第二期乡村教育营结业证书

  时隔三年,当初的乡村教育营,在罗职院发展成一支有113名支教队员,4所支教点的队伍,能够实现在周一到周五正常教学安排下,进行第二课堂的支教。

  而细梅,远程支持着这100多人的支教队,同时也成为了一名乡村语文老师。

  去年夏天,细梅与钰茵(第二期乡村教育营营员)、燕华(支教队第一届成员)成立了一家专门支持乡村青年教师的公益机构——火渡乡村青年教师社(简称火渡社)。

  细梅得到了微辣青年给予的培训经验,微辣青年得到了细梅的支持,他们在共同成长,对于微辣青年而言,收获了志同道合的伙伴,对于细梅,她实现了个人的成长,也成为了对社会有贡献的青年。

  除了乡村教育营,微辣青年还推出流动儿童营和协作营等项目,品牌也开始升级,运营状态渐入佳境。但好景不长,没过多久,微辣青年又遇到了新危机——所涉领域较冷门,筹资的短板也越来越明显,针对青年培育的资源越来越紧缺。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首席次独儿院探望之旅,我发现了一个新全国

下一篇:网曝"萝莉吧"涉黄 现大量未成年儿童不雅观裸露图片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