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日本邮报》认为西方人没有资格控诉中国义和团的野蛮行径

  《日本邮报》(The Japan Mail)编辑刊发的弗兰克•布林克利(Frank Brinkley)的一段话中讲道:

  八国联军

  当得知在中国的40名女传教士和25名儿童被义和团拳民屠杀的消息时,西方人士无不悚然动容。但是八国联军在中国所犯下的暴行,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犹如天壤之别。仅在通州一地,在这个中国未设一兵一卒抵抗的城市中,就有573名中上层妇女因不堪忍受联军士兵污辱羞愤自尽,而同样受辱的下层妇女们,则只能忍气吞声。当西方士兵本身的所作所为意味着野蛮和残暴的时候,他们还有什么资格去控诉中国义和团的野蛮行径?

  

  义和团

  在掠夺财物方面,这些所谓的来自“西方高度文明、教化的国家”的士兵表现出了十足的强盗行径。一位北京居民声称:“要说洋鬼子把北京城内大大小小房子全都挨个搜了个遍,有些夸张。北京城里到处都是些不起眼的小巷小弄,还有那么多走不通的死胡同,总有洋鬼子发现不了的地方。但是,北京城里的所有衙门,洋鬼子都没有放过,他们拿的拿,砸的砸,弄得一片狼藉,衙门到最后全都剩下一个空壳子了。”即使是用于科学研究和宗教祭祀的场所也未能幸免于难,北京著名的古观象台被洗劫一空,所有重要的仪器均在德、法公使馆官员的授意下被一件件拆下、锯下,然后运回国内,这帮强盗把仪器弄走了还不算,还将雅洁的台址破坏得面目全非。如此糟蹋这样一个古老的天文研究机构,实在令所有有良知和正义感的文明人发指!

  有人可能会这么说,八国联军既然是来打仗的,那么破坏就在所难免。又有人说,当兵的都很穷,让衣不保暖、食不果腹的士兵深入他国,出现掠夺粮食和衣物的情况也在情理之中。还有人说,有时出于威慑以降低敌人的抵抗能力的考虑,摧毁一些公共建筑也可说是权宜之计。但是,为什么要鼓动士兵和强盗们去抢劫人家皇城里的古玩家具?为什么要把慈禧寝宫里拿不走的镜子统统敲碎?为什么要去肆意破坏那些精美的廊柱、珍贵的艺术品?为什么要去打碎那些镀金的佛像,还有那些精雕细刻的石像?为什么要去毁坏那些有关知识和艺术的古老殿堂?这样的浩劫每发生一次,人类的世界就越多一分贫瘠。而且,后来在这个大地上生活的人们往往又会花上一代人的时间或者更长的时间,来修复这些残垣断壁,如果他们真想把这些建筑恢复到从前美丽雄伟的模样的话,如果这些建筑真能恢复成从前美丽雄伟的模样的话。

  《中国革命1911:一位传教士眼中的辛亥镜像》,阿瑟·贾德森·布朗著,季我努译,重庆出版社,2018年10月版。

  作者 阿瑟·贾德森·布朗 著名传教士、美国远东问题专家。他曾游历多国,并与多国皇室政要有密切往来。布朗曾分别于1901—1902年和1909年到访中国,并对中国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社会调查,先后写下了17本调查日记。在华期间,布朗利用传教士的身份往来于官方和民间,并与袁世凯有过亲密接触。不同于西方傲慢的学者,布朗对中国乃至远东地区有独到而清醒的认识,著有《中国革命1911:一位传教士眼中的辛亥镜像》《近东与远东》《远东的主人》等多部作品。

  译者 季我努 国内著名民间学术团体,以整理出版中国近现代史料为职志,代表性作品有《日本远东战争罪行丛书》《美国国家档案馆馆藏中国抗战历史影像全集》等。

  编辑:浙江大学中国近现代史所研究生 萧宸轩

  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方济各·沙勿略是何人?为何被称为“传教士的主保”?

下一篇:明代孔庙从祀发生了什么变化?与明代政治有何关联?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