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宋朝,有个足球俱乐部叫“齐云社”

   

   

  我国古代称足球为“蹴鞠”,最早有文字记载踢足球是在2300年前的齐国都城临淄。《史记·苏秦列传》:“临淄甚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竽鼓瑟,弹琴击筑,斗鸡走狗,六博蹋鞠者。”说的是战国时纵横家苏秦到齐国游说齐宣王连横抗秦时所见到的情景。由此可见中国的足球运动始于战国时代。2004年7月15日,国际足联确认,中国古代蹴鞠就是足球的起源。战国、秦汉时期的足球是用毛发充塞,到了唐代则改为充气皮球,里边用猪尿泡作球胆,吹满气封上口,外边再用八片厚皮子缝起来。唐玄宗的重臣徐坚在《初学记》中说:“今蹴鞠曰戏毬。古用毛纤结之,今用皮,以胞为里嘘气闭而蹴之。”宋代的蹴鞠制作技术有了进一步提升,工艺精良,已接近现代足球。足球运动规则也更加完善。宋朝可以说是足球大国、强国,如果当时有世界杯,定拿冠军无疑。

  宋朝皇帝爱足球

   

   

  蹴鞠

  宋代是全民踢球,从皇帝高官到平民百姓无不以踢球为乐,风靡全国。陆游有“寒食梁州十万家,蹴鞠秋千尚豪华”的诗句。宋朝初年,蹴鞠为军中的一项重要体育活动,皇帝尤其钟爱足球,既是球员,又是球迷。  

  现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宋太祖蹴鞠图》,为宋末元初著名画家钱选临摹之作,原作者是宋代画家苏汉臣。《宋太祖蹴鞠图》描绘了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与大臣们一起踢足球的情景。明代文人唐文凤曾根据此画作了一首《题蹴鞠图诗》:“李根九泉枝叶萎,五季闰位迭兴衰。戈鋋相寻危易危,后唐承统绪乃微。何烦祝天天已知,夹马营空王气奇。赵家生子龙凤姿,平阳后胤孱弱资。木札兆先人不疑,陈桥仓卒胡尔为。举世群雄竞追随,明良相逢同一时。会合正遇风云期,乘閒且复相娱嬉。军中之乐谅亦宜,青巾白袍大耳儿。历年三百开洪基,紫衣穆穆善容仪。荧煌烛影难逃讥,黑帽绿衫燕尾眉。翩然对蹴手揽衣,相业曹随继萧规。昭辅大面兼丰颐,侧身注目从旁窥。太尉粗俗纷鬓丝,平生羔酒香凝卮。衣色淡黄巾色缁,石郎并肩立不移。是中年老茁白髭,姓名未识知为谁。君臣汗竹声光垂,当时邂逅忘等夷。  岂意后世图书之,龙香兔颖含馀悲。煜煜东井奎壁煇,八荒四海咸雍熙。自从感慨歌五噫,故都茫茫黍离离。嗟哉往事不可追,目送飞鸿起遐思。”据诗中说,前面踢球者为赵匡胤和弟弟赵光义,后面观球者为大臣赵普、楚昭辅、党进、石守信。

  宋代皇帝爱踢足球、喜看足球是当时普遍现象,据《宋史》记载,宫中举行重大活动都有足球表演。宋徽宗赵佶就是个足球高手,他在皇宫里成立了一支拿国家俸禄的专业球队,专门陪他踢球。小说《水浒传》有一段文字描写尚为端王的赵佶踢足球的情景:“见端王头戴软纱唐巾,身穿紫绣龙袍,腰系文武双穗绦。把绣龙袍前襟拽扎起,揣在绦儿边。足穿一双嵌金线飞凤靴,三五个小黄门相伴着蹴气毬。”正在踢得难解难分之际,一个球飞来,端王没接着,滚向了人丛里。“那高俅见气毬来,也是一时的胆量,使个鸳鸯拐,踢还端王。”端王一看此人踢球本领不在自己之下,便让他来一起踢。“才踢几脚,端王喝采。高俅只得把平生本事都使出来,奉承端王。那身分模样,这气毬一似鳔胶粘在身上的。”端王顿觉找到了知音,等他当了皇帝后,提拔“踢球高手”高俅做了太尉。

  宋朝有人靠踢球升官

  在宋朝靠踢足球升官者何止高俅?最早当属张明。宋太宗时有个张明,出身贱微,但是球技高超,经常陪太宗踢球,太宗非常喜欢他,封他为供奉官。《宋史·王荣传》记载,监军王斌与王荣要好,向皇帝奏本说张明不满右骁卫大将军王荣,诬陷王荣以报私怨。经下枢密院调查都不属实,宋太宗龙颜大怒,大骂王斌,说“张明起贱微中,以蹴鞠事朕,洁己小心,见于辈流”。宋太宗不仅没有责罚张明,还“赐劳明缗钱、束帛”。

  宋真宗时期有位宰相叫丁谓,他擅长踢球,有一首蹴鞠诗说:“鹰鹘胜双眼,龙蛇绕四肢,蹑来行数步,跷后立多时。”可见其球技也是十分了得。南宋刘攽的《中山诗话》载,秀才(有说是进士)柳三复也擅长踢球,他得知宰相常在相府后花园踢球时,便天天去园外等候,寻找机会。终于有一次丁谓用力过猛,将球踢飞墙外,柳三复如获至宝,头顶着球入内求见。只见柳三复纳头便拜,头上的球即刻转到肩或背上,头抬起时,那球又翻到头巾上,拜揖再三,那球始终在头、肩、背之间旋转,不曾落地。丁谓叹为观止,不禁连连称赞。柳三复趁机将诗文献上,被留作门客。

  与高俅同时期的李邦彦,出身卑微,父亲李浦是个银匠,但是他踢足球的本事非常大,技艺娴熟,自封外号李浪子。就是这么一个市井浪子,却得到宋徽宗的垂青,不断升迁。《宋史·卷三百五十二》记载:“宣和三年,拜尚书右丞;五年,转左丞。”时人称其为浪子宰相。在金兵大举进攻汴梁时,李邦彦力主割地议和,造成北宋灭亡。

  宋朝的足球俱乐部——齐云社

   

   

  蹴鞠

  宋代除了皇宫官府有足球表演的专职人员外,民间也不乏高手,球场林立,踢者如云。司马光的“东城丝网蹴红毬,北里琼楼唱石州”,描写的是城里人踢足球;陆游的“乡村年少那知此,处处喧呼蹴鞠场”,说的是乡村人踢足球;梅尧臣的“蹴鞠渐知寒食近,秋千将立小鬟双”,描绘的是踢球已成为寒食节约定民俗。吴自牧的《梦粱录》记载南宋临安城:“蹴鞠、打球、射水弩社,则非仕宦者为之,盖一等富室郎君,风流子弟,与闲人所习也”。可见足球在宋朝的普及程度。

  当时宋朝还有齐云社,相当于现在的足球协会或足球俱乐部。《水浒传》第二回写道,端王邀请高俅下场踢球,高俅不敢,端王说道:“这是‘齐云社’,名为‘天下圆’,但踢何伤。”陈元靓的《事林广记》也有诗曰:“四海齐云社,当场蹴气毬,作家偏著所,圆社最风流。”比赛时球队分为左右队,每队最多达16人,队长称为“球头”。《武林旧事》卷四“乾淳教坊乐部”曾详细记载球员名单:“左军一十六人:球头张俊、跷球王怜、正挟朱选、头挟施泽、左竿网丁诠、右竿网张林、散立胡椿等;右军一十六人:球头李正、跷球朱珍、正挟朱选、副挟张宁、左竿网徐宾、右竿网王用、散立陈俊等。”胜者趾高气扬,风光无限;输者垂头丧气,黯然失色,队长的脸上还要被抹上白粉。场外观者云集,人山人海。陆游有诗描写道:“蹴鞠场边万人看,秋千旗下一春忙。” 

  开心一下

   

   

  作者:郑学富

  编辑:陈晓燕 周冰倩

  

  文史e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联络我们获取版权。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清朝买官需要多少钱?可买到哪个级别?

下一篇:荀子的叹息之秦国啊·秦国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