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独这只“小刺猬”才敢问鲁迅:老爷,羞不羞?

  编者按:1925年,鲁迅在北大与女师大做兼职教师,他收到了一封女大学生的来信,写信人叫许广平。她给鲁迅先生写信,是为了探讨革除学校制度流弊以及国家教育的未来。当然,除此之外,为让鲁迅知道自己是谁,她特意用了“坐在头一排”、“小女学生”等字眼。由于担心收不到回信,她甚至用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样的激将法。

  好在收到许广平来信的当天,鲁迅便以“广平兄”相称,给她写了封回信。正是这封谈学风论政治、言人生说处世的回信,开启了此后俩人的故事。

  鲁迅表达爱意的文字,可以热烈,也可以亲昵。我们太熟悉那个“俯首甘为孺子牛”的鲁迅,而在与许广平的信里,冷不丁冒出个小清新、小温暖、小淘气的中年怪叔叔,还真有意外的喜感。

  他们相知相惜多年,在鲁迅去世十年后,许广平写下一篇《十周年祭》,回首当年道:呜呼先生,十载恩情,毕生知遇,提携体贴,抚盲督注。有如慈母,或肖严父,师长丈夫,融而为一。呜呼先生,谁谓荼苦,或甘如饴,唯我寸心,先生庶知。

  3月3日是许广平的逝世纪念日,她是鲁迅口中的“广平兄”,也是眼里的“小刺猬”。

许广平

  ·壹·

  

  端午节“酒戏”后第三天,鲁迅收到了许广平前一天写的道歉信。信中说许羡苏事后对她讲:“这样灌酒会酒精中毒的,而且先生可喝多少酒,太师母订有戒条。”许广平听后大惊,“诚惶诚恐的赔罪不已”,并附一首小诗。鲁迅看了信,禁不住笑了,“小鬼”敬酒时的顽皮相又浮现在眼前,晚上铺开信纸,掭了掭“金不换”,使用他嬉笑怒骂的杂文笔法给他心爱的姑娘写了篇妙文——

  训词:

  你们这些小姐们,只能逃回自己的窠里之后,这才想出方法来夸口;其实则胆小如芝麻( 而且还是很小的芝麻),本领只在一齐逃走。为掩饰逃走起见,则云“想拿东西打人”,辄以“想”字妥加罗织,大发挥其杨家的勃谿式手段。鸣呼,“老师”之“前途”,而今而后,岂不“棘矣”也哉!

  不吐而且游白塔寺,我虽然并未目睹,也不敢决其必无。但这日二时以后,我又喝烧酒六杯,蒲桃酒五碗,游白塔寺四趟,可惜你们都已逃散,没有看见了。若夫“居然睡倒,重又坐起”,则足见不屈之精神,尤足为万世师表。总之:我的言行,毫无错处,殊不亚于杨荫榆姐姐也。

  又总之:端午这一天,我并没有醉,也未尝“想”打人;至于“哭泣”,乃是小姐们的专门学问,更与我不相干。特此训谕知之!

  此后大抵近于讲义了。且夫天下之人,其实真发酒疯者,有几何哉,十之九是装出来的。但使人敢于装,或者也是酒的力量罢。然而世人之装醉发疯,大半又由于倚赖性,因为一切过失,可以归罪于醉,自己不负责任,所以虽醒而装起来。

  但我之计划,则仅在以拳挈“某籍”小姐两名之拳骨而止,因为该两小姐们近来倚仗“太师母”之势力,日见跋扈,竟有欺侮“老师”之行为,倘不令其喊痛,殊不足以保架子而维教育也。然而“殃及鱼池”,竟使头罩绿纱及自称“不怕”之人们,亦一同逃出,如脱大难者然,宜不为我所笑?虽“再游白塔寺”,亦何能掩其“心上有杞天之虑”的狼狈情状哉。

  今年中秋这一天,不知白塔寺可有庙会,如有,我仍当请客,但无则作罢,因为恐怕来客逃出之后,无处可游,扫却雅兴,令我抱歉之至。

  “……者”是什么?

  “老师”

  六月二十八日

  ·贰·

  这份“训词”,怒里含笑,嗔内藏喜,真乃一绝。鲁迅自读一遍,也不禁笑出声来,意犹未尽,又对广平附来的诗发了一番议论:

  那一首诗,意气也未尝不盛,但此种猛烈的攻击,只宜用散文,如“杂感”之类,而造语还须曲折,否,即容易引起反感。诗歌较有永久性,所以不甚合于做这样题目。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郑振铎的《飞鸟集》歼灭了哪些诗意?

下一篇:《红楼梦》后四十归不是高鹗写的,那是谁写的?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