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驾驶世纪诉讼尘土降定 主动驾驶专车市场战局骤变

  由一个Google前员工间接跳槽Uber所引发的风波,如今终于尘埃落定。

  2017年初,Alphabet旗下自驾车子公司Waymo控诉前员工Anthony Levandowski在离职前6周,也就是2015年12月时,利用公司配发的计算机,成功从公司服务器上下载了将近10GB的机密数据,其中包括商业机密、LiDar、系统以及电路板设计等超过14000笔机密数据。

  Waymo认为, Anthony Levandowski 离职后以这些数据技术为基础创立了Otto公司,随后被Uber将相关技术使用到其自驾平台中,因此Waymo愤而向加州法院提出控诉。

  而在经过一年的诉讼之后,Uber和Waymo在法庭上达成了和解。另外,原先Waymo要求的和解价码是10亿美元,后来自行砍价到5亿美元,但仍不被Uber接受,最后Uber以SeriesG股票的0.34%,且要完全从Uber目前发展的自驾方案中完全去除来自Waymo的技术作为和解代价。SeriesG股票的0.34%估值约2.45亿美元。

   供应商”泄漏”Waymo前员工诡计,UberCEO牵涉其中

  Waymo指出,前员工Anthony Levandowski取得资料的过程极为小心,不仅将资料转存到外接硬盘上,并且彻底删除且格式化用来下载的计算机硬盘,抹除其数字足迹。原本Waymo也对此毫无知觉。

 

   

  图丨Anthony Levandowski

  但是,在一家同时与Waymo及Otto/Uber有合作关系的LiDar供应商发给Waymo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该供应商“不小心”附上了Uber正在使用的LiDar电路板设计布局,由于其设计与Waymo所拥有的技术极为类似,公司也因此深入追查,除了查出Anthony Levandowski的下载记录外,更发现另外一位离职加入Otto及Uber的Waymo前员工也涉及类似的行动。

 

   

  图丨Travis Kalanick

  而更让Waymo震惊的是,时任UberCEO的Travis Kalanick似乎与数据窃盗有直接关联,Waymo在法庭上秀出一份Anthony Levandowski的笔记,上面记录了关于他与Travis Kalanick见面,而这位Uber前CEO似乎直接对其下达指令,要从Waymo中拿到特定的东西。

 

   

  不只如此,Waymo亦指出,Uber并购Otto的过程也是充满斧凿痕迹,甚至指证原本Uber打算直接雇用Anthony Levandowski与另一位Waymo离职员工,但可能因为害怕双方的私下协议提早曝光,因此采用了迂回的方式,即由两位Waymo前员工创立Otto自驾方案公司,然后Uber再顺理成章的将Otto公司买下来。

  Waymo亦在法院中提出技术证明,与Uber的LiDar设计比对之后,双方相似之处极高。

 

   

   Uber自己也做死

  Uber的态度从一开始也让人疑惑。

  首先,Uber在被Waymo告上法院后不久,就开除Anthony Levandowski。Uber对此的说法是他没有配合诉讼的调查:由于被告后没多久,Uber的法律顾问就对其发出警告,如果不配合调查就会开除处置。

  而Anthony Levandowski则援引了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拒绝作证,两边不是人的Uber只好开除了他,希望能把防火墙建起来,。但万万没想到,Waymo却把”犯罪者”传唤为证人,而不是列为被告。

  这把火最终还是烧到Uber自己身上,也更难解释清楚当初并购Otto的原因:是因为早和Waymo的离职员工有私下协议,还是纯粹为了二者的技术经验?

  虽然Anthony Levandowski的笔记中似乎直接牵连到UberCEO的指示,实际上Waymo并没有太多有力的直接证据。可是,Uber 因为心虚,在法庭上一直是挨打的一方,辩词总是软弱无力。而为了应付官司,Uber更是把自己的技术实力摊在阳光下给Waymo检视。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主动驾驶:周全陷入“大跃进”期间

下一篇:海内首例:雄安已低调上线区块链租房应用平台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