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屯子闹婚恶俗:有处所强求公公与儿媳举动密切

  直击农村闹婚恶俗:捆人上树肆意扮丑,人人喊打却又无可奈何

  叶婧萧海川潘林青

  每年腊月,是我国不少农村地区结婚的“高峰期”。然而,《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调查发现,原本该是人生大喜的婚事,在一些地方却由于闹婚“过火”变成了不堪回首的囧事。捆人上树、肆意扮丑、拳脚相向等不良现象频频出现,甚至出现猥亵妇女等违法违规行为,让风俗变恶俗、热闹变胡闹、闹婚变闹心。

  乡村振兴,乡风文明是保障。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明确提出,必须坚持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一起抓,提升农民精神风貌,培育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不断提高乡村社会文明程度。一方面要传承发展提升农村优秀传统文化,发挥其在凝聚人心、教化群众、淳化民风中的重要作用。另一方面,也要开展移风易俗行动,摒除陈规陋习。

  多名受访群众反映,农村闹婚“恶俗”人人痛恶喊打,但又无可奈何,常常被裹挟其中推波助澜。希望各地党委政府能将农村闹婚“恶俗”列入移风易俗整治重点,逐步引导群众摒弃旧习惯、涵养新风气、形成新婚俗,逐步铲除农村闹婚“恶俗”的生存土壤。

  农村闹婚“恶俗”人人痛恶喊打,但又无可奈何。

  变味的“丑陋”婚俗

  “娶媳盖房,乡党帮忙”,是许多农村的乡风民俗。可来自鲁东地区的刘洋前段时间回乡帮表哥接亲,过火的闹婚行为“刷新”了她对婚庆活动的认识。

  “那么冷的天里,我表哥全身上下只穿一件衣服。闹婚的人,七手八脚用透明胶带把他绑在树上,还把啤酒往他身上泼。还振振有词,说闹婚,越闹越喜庆。我当时就被吓懵了。”刘洋说。

  闹婚,在我国的婚礼习俗中由来已久,但《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发现,这项本意在添彩助兴、表达祝福的习俗,却在一些地方变得恶俗。

  “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不同地方,被闹婚的对象也不一样。”今年33岁的徐军辉曾经策划、参加过数十场婚礼,在他生活的江西南昌,“被闹婚”的对象主要是新郎、伴郎。

  徐军辉说,在当地,亲朋好友中午闹婚时“下手较轻”,只是在新人敬酒时,对他们的饮食“动手脚”;而晚上闹婚也就是俗称的“闹洞房”,亲友们则会在KTV或者新房中,要求新人“表演”大尺度“节目”,如果对表演不满意,或者被新人拒绝,大家则要用事先准备好的筷子敲打新郎。

  “不管怎么闹,新郎、伴郎挨筷子打是肯定的,不想被打也没办法,都是这么过来的。有次我为朋友当伴郎,接亲之前特地买了个头盔戴着,接亲全程一刻也不敢摘下来。”徐军辉说。

  除“折腾”新郎新娘、伴郎伴娘,有的地方还不放过新人的父母。用油彩把脸涂成大花脸、头上再扎上几撮朝天辫,四五十岁的人被打扮成小丑一般,还容不得反抗,挂着笑容撑下全场。更过分的是,个别地方公然强求公公与儿媳在众人面前做出亲昵举动,令人瞠目与不适。

  2017年10月,国内一家门户新闻网站对近五年发生在我国各省的闹婚新闻事件分析后发现,最常出现的闹婚方式为“被绑”,多在其他项目开始前实施,免得新郎、伴郎溜之大吉;其次为“被辱打”“被扮丑”“被游街”等。

  在被统计的新闻事件中,全国闹婚事件主要出现在山东、云南、河南、陕西、广东等地,“受害者”多数为新郎,其次为伴郎或伴娘,最后是新娘与双方父母。

  事实上,许多人都对类似的低俗闹婚感到不满。早在2014年,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对21155人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显示,79.2%的受访者都曾经历过“闹洞房”,60.9%的受访者直言并不喜欢“闹洞房”婚俗。

  闹婚风气之炽,也令许多年轻人心怀畏惧。《瞭望》新闻周刊记者粗略检索后发现,“闹伴娘”是网络提问的重点领域。很多人发帖提问:“某某地方结婚闹伴娘吗?闹得严重不严重”“下周要去某地当伴娘,心里好紧张”。有的人举办婚礼、临时招聘伴娘,开出的条件之一便是“文明结婚,不闹伴娘”。

  恶俗闹剧折射道德缺失

  最初的婚俗,具有祝福佳偶、缓解“盲婚哑嫁”尴尬的美好用意。受访专家对《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说,但在社会环境演变过程中,不同地域的发展阶段、文明程度、法治观念等各不相同,再加上法不责众、喜事为大等心理作用,披着婚庆民俗的外衣、行恶俗低俗之实的“闹婚”开始寄生于婚俗之上。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凌晨,一名妊妇竟躺雪地上临蓐……他观达后一个举止获奖万元

下一篇:夫妻买婚房装修才知是凶宅 山荆:无穷期推迟要孩子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