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房主轰出屋子,北漂女孩深陷租房难窘境

null

null

理发师小雅来北京追寻事业,但几个月来接二连三的找房、租房经历让她感慨——北京虽大,无处容身。本文着重介绍了在租住转租房屋的过程中应该注意什么。

null

小雅初中毕业就开始在东北老家学习美发。她先是当了三年学徒,18岁那年,就成了“师傅”,在当地红火的理发店当上了发型设计师。小雅不安于现状,她总是想去大城市闯一闯,20岁生日刚过,小雅便只身一人来到了北京。

  她先是去投奔小娟,她们十几岁的时候一起当学徒,是多年的好姐妹。小娟跟两个同事合租一套单元房里的一间,三张单人床几乎已经把一个小小的房间挤满了,小雅只好跟小娟挤在一张床上。

  幸好一个星期后,小雅就找到了工作,她被很有名的一家理发店录用了,但是要先当半年学徒。

  让小雅感到最欣慰的是理发店提供免费住宿。店主在店铺附近租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两间是男员工宿舍,一间是女员工宿舍。宿舍都是上下铺,小雅跟另外五个女同事合住,但总算有了自己的床铺,不用再麻烦小娟了。

  在这个集体宿舍,小雅经常整夜睡不着觉。上晚班的同事夜里12点才回来,如果晚班之后再去宵夜,回来就是凌晨两三点钟了。她受不了一整夜总有人来来回回地开门,这常让好不容易入睡的小雅又被吵醒。

null

更让她难忍受的是和十几个男同事共用一个卫生间,就算半夜去上厕所也要穿得严严实实,在卫生间门口排队。想洗个热水澡就更难了,她几乎两周才能排上洗澡的队,刚洗不到五分钟,外面就有人敲门要上厕所。

  三个月之后,小雅再也不能忍受了,她决心要搬出这个宿舍。

  北京的房租实在太贵了!跑了几天租房中介,小雅了解到,市中心一套房子里的一个房间,平均月租金是2000元,这基本上是小雅工资的一大半了。

  四环外的房子便宜多了,可是离上班的理发店太远,她下了晚班就没法回去了。想来想去,她只能找一个朋友跟她在附近合租一间才行。

  小雅一边寻找合租的室友,一边继续看房。又过了几周,一个也在外面租房子的同事丽丽向小雅发出了邀约。丽丽和她的朋友在外面合租了一个房间,因为朋友最近要搬走了,所以丽丽邀请小雅跟她一起住。

  房子就在理发店旁边的一个老小区里。全套的面积只有50平方米,几乎没有客厅,厨房洗手间又小又局促,但好处是两个小房间都朝南。

  另外一个房间里住的是一个在银行上班的女生,这套房子是她租下来的,因为无法承受房租,所以把另一个房间转租给丽丽。

  房子里的电器和家具虽然老旧了一些,但都干干净净的,布置也很温馨。小雅看了房,就决定搬进来跟丽丽一起住,她的房租是1000元每月,水电另算,三个人平摊。小雅几乎把手里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给二房东交了押金和半年的房租。

  能穿着睡衣在房子里随意走动,上厕所不用排队也不用担心有人偷看,基本上能每天洗澡,这样的感觉真好!

  万万没想到的是,好日子才过了三个月,真正的房东就找上门来。原来二房东转租房间的时候并没有和房东打过招呼。多事的邻居对房东说,他的房子里住着两个“发廊女”。房东很不高兴,马上就来了,尽管三个人一起解释,丽丽和小雅并不是所谓的“发廊女”,而是在正规理发店工作的理发师,但房东仍然勒令她们在一个月之内搬走。

  小雅不由得悲从中来——这么大的北京怎么就没有我小小的栖身之地呢?

null

null

找到合适的房子不容易

  打工女性初来大城市,可能会遇到许多生活、工作上的困难,其中找房、租房就是一个普遍的难题。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被保姆拐走外子觅达亲妈 亲妈已觅达“儿子”22年

下一篇:凌晨,一名妊妇竟躺雪地上临蓐……他观达后一个举止获奖万元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