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个想死的人聊了半住后,感觉生命真的甚可贵

  每天一条独家原创视频

  自述| 李菡、何影、罗彤

  编辑 | 倪楚娇

  这是一组沉重的数据:

  每年,我国约有28.7万人自杀,

  约200万人自杀未遂。

  平均每两分钟就有1人死于自杀,

  8人自杀未遂。

  在国民死亡原因中,自杀已经排名第5位,

  是15~34岁人群首位重要死亡原因。

  这是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

  在2003年公布的调查数据。

  面对这样一组可怕的数字,

  2012年12月3日,台湾心理治疗专家林昆辉

  在上海创办“希望24热线”,

  这是一条以自杀防治为主的热线。

  全国18个城市,2000余名接线志愿者,

  24小时守护着徘徊于生死间的自杀群体,

  5年,一共接听了超过13万个电话。

  我们邀请了上海接线中心的3名接线员,

  李菡、罗彤和何影与我们分享接线室的生死故事。

null

李菡,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加入热线4年

  “我死了,跟你有什么关系?”

  李菡:2014年的春节过后,轮到我值大夜班,从晚上到第二天早上。我的同伴因为怀孕没法和我一起值班,所以那天只剩下我一个人。

  接线室在一栋楼的地下二层,没有窗户,环境很瘆人。我们都开玩笑说,走进接线室就像走进了案主的内心世界。很多接线员走进房间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将门反锁。

  我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做好了准备:大夜班是最容易遇到自杀案例的。

  果真想什么就来什么,12点过后,电话就响了。

  是个女孩儿,她的声音很低沉,只说了四句话,她说:“我好痛,我要到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以后你们再也找不到我了,谢谢希望热线的接线员。”我一句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对方就把电话给挂了。

  当时我就很紧张。我们的督导就在线上给我做心理疏导:“你不用害怕,我们尽最大的能力去帮助案主,如果真的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也是他自己做的一个选择,并不是你的责任和失误。”我稍微放松了一点。

null

1点多,电话又响了,是她。

  “我不想活了,我要自杀。”那一刻,我就感觉电话那头的人,跟你的生命是息息相连的。

  我问她准备用什么方式自杀,她说现在已经在流血了。

  “你是不是割腕了?”她说:“是。”

  我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当时的语气近乎在哀求她:“你赶紧去包扎,你答应我,一定赶紧现在就要去包扎。”她说:“这次我不会让任何人再救我了。”

  我问她:“你有没有为我想过?”对方突然之间声音停顿了。这句话刺激到她了。

  她说:“我们只是一个陌生的关系,我死了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今天打这个电话过来,我接到了,这是一种缘份,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帮你吧。否则,我不会原谅自己。”

null

说到这儿的时候,我想到了我的一个朋友,多年前她因为抑郁症自杀了,自杀前,她给我打过一个电话,说自己不想活了。但那时,我以为她只是随便说说的,没几天她就走了。

  我真的是感觉在救我朋友的那种心情在全力地救那个女孩:“让我救你吧,我要救你,让我帮你!”

  我不记得自己一共说了多少次“我要救你”,她才答应我去包扎,今天不寻死了。我松下劲来,靠在椅背上,感觉浑身都在疼。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女大学生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怀孕后被对方抛弃了。她的情绪就上来了,开始感觉到痛苦。

  这是一个情况转好的信号。

  因为一个真正想自杀的人是很麻木的,满脑子就是死,你问他什么,他都不会说的。这个女孩儿愿意和你说原因,就说明她的思维又回到了生活上,至少今天她安全了。

  到第二天早上,交完班,当我从负2楼走到一楼,走出大门的时候,我看到晴朗的天空,那一刻我深吸了一口气。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2017年中国救助百杰榜发布 章泽天为独一上榜90后

下一篇:2017年中国“职场性扰乱”大工作盘货!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