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莉娅•吉拉德:发火举世缩短男童女童教育差距

  她出生于英国,儿时举家迁居澳大利亚,大学期间即热衷于学生组织活动,工作后她创造了多项澳大利亚的历史。她是澳大利亚第一任女总理,还曾任职教育部长、就业与劳资关系部长。在她的推动下,澳大利亚对外建立海外学生教育服务保障基金,对内推动教育改革,任职期间在学校建设方面投入160亿澳元(约合139亿美元)。2013年卸任总理后,她积极从事教育方面的公益、慈善工作,目前担任全球教育合作组织主席。她就是本期公益先锋——朱莉娅•吉拉德。

凤凰网专访全球教育合作组织主席、澳大利亚前总理:朱莉娅•吉拉德

  一、朱莉娅主席,很荣幸能采访到您。自从您卸任澳大利亚总理职务后就加入了全球教育合作组织,管理一个国家和管理一个多边组织哪个更难?区别在哪里呢?

  吉拉德:实际上,如果仅从工作的压力来看,当然是做澳大利亚总理的压力更大。当然,管理全球教育机构也是有挑战的,所以说这两份工作面临的挑战不一样。因为加入这个国际组织之后,我们需要给全球这么多地方,这么多孩子提供帮助,因此也需要面临很多的挑战,但是如果仅从工作的压力,工作的时长来看,当然做澳大利亚的总理压力更大。

  二、您曾担任过澳大利亚的教育部长,目前也在致力于教育事业发展,为什么对教育事业情有独钟?目前,全球教育合作组织支持的在非洲刚果(金)、亚洲阿富汗等国的基础教育工作,自从您加入到全球教育合作组织后,在全球还推进了哪些工作?

  吉拉德:是的,我的确是对教育情有独钟,这跟我的成长经历有关。我的家庭实际上是来自英国的移民家庭,我在很小的时候,当时只有四岁就跟随父母移民来到澳大利亚。那么我父母他们都是非常聪明的人,但是由于家庭条件所限,当时没有读到高等教育阶段,在我看来教育是非常重要的,我就把对教育的热爱融入我一生的工作当中,因此我担任过教育部长,然后又做了澳大利亚的总理,直到现在领导全球教育合作组织。

  吉拉德:实际上我们全球教育合作组织在很多国家都在从事着我们的工作,那么我们的工作遍及七十个国家。在过去我任职的这四年里,实际上我们主要做的工作是推行教育体系的完善,帮助一些发展中国家开发完善他们自己的教育规划以及教育计划,那么同时我们动员国际上的资源,以及相关的资金的支持来帮助这些发展中国家,把他们的教育计划得以很好的实施。在这几年间,我们帮助很多的国家完善建立他们的初级教育制度,也就是小学阶段的教育体系,同时还有一些国家在完善他们的中学教育体系,另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我们致力于打破或者说是缩短男童和女童之间的这种教育机会的差距,因为在很多国家我们知道,女孩子她们是有不平等获取教育的情况,是被落在后面的。那么我们极力的在改变这种情况,另外我们推行了一系列的变革,使得总体的这些国家相关的教育体系都有明显的改善,总的来说在回顾全球教育合作组织,从成立到现在这样一个历程中,我们一共可以说帮助将近七千万名的孩子获得受教育机会,我们在未来希望把这样良好的势头持续下去,不断的调集全球的相关资源投入到这个领域。

  三、您更注重基础教育的改善还是注重教育理念的进步?您为自己的理念做出了哪些努力呢?

  吉拉德:我觉得您这个问题问的非常的好,我觉得这两个方面都是非常重要的。首先,基础教育方面基础设施很好的校舍,相关的设施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同时我们还要确保我们有非常合理的课程设置,同时有非常有效的评估管理手段。能够帮助孩子们获得更优质的教育,能够使他们更适应未来全球的发展,因为我们知道我们身边真的日新月异,中国应该说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更能体会到快速发展和变化的含义。所以说我们现在必须要面对的就是在这样一个快速发展的全球环境下,21世纪的人才需要哪些技能,这也是我们在全球推广教育的时候,需要考虑的事情。我们现在这个组织,全球教育合作组织与很多国家进行合作,我们的关注点就是根据每个国家各自独特的需求,来设计与他们合作的这种方式和关注点,因为各国的发展阶段有所不同,那么有一些国家还在关注他们基础教育的发展,有一些可能已经开始考虑未来的21世纪人才需要那些专业的技能,所以根据不同的国家合作有不同的考量。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女子6年呼吸不畅还咳血,原由是一个辣椒!

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