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山东人,世世代代在香港做差人

  香港,中环。

  荷李活道鸭巴甸街35号。

  60年前的1957年,梁绍庄出生在这个充斥着山东口音的警察宿舍里。

  94年前的1923年,他父亲和进入这幢“已婚警察宿舍”的大多数人一样,从两千多公里外的山东威海,漂洋过海来到开埠不久的香港,成为了警察队伍中的一员。

  近百年来,这些“山东差”和他们的子辈、孙辈们,以山东人勤劳、勇敢、忠厚、侠义的品质,守护着港岛的稳定和繁荣,赢得了香港人民的喜爱。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做鲁警。

  漂洋过海到两千公里外当警察

  连接了中环兰桂坊至上环嚤啰街的荷李活道,留下了梁绍庄难忘的童年时光。

  梁绍庄把它比作一条“时光隧道”——1841年,强占香港岛的英军从这里登陆。如今,这条还在生长的曲折巷子,串起了众多地标建筑。镌刻进砖瓦里的岁月,记载了香港百年来的兴衰荣辱。

  荷里活道鸭巴甸街35号的前身,是始建于1889年的中央书院,这是香港第一所为公众提供高小及中学程度教育的西式官立学校。这里人才辈出,杰出校友就包括孙中山先生。

  1951年,中央书院改建为香港第一所华籍已婚警察宿舍,两栋不到十层的建筑,提供140个一房和28个两房单位。

  梁绍庄就出生在北栋四楼西首的房间,而他的堂弟,后来担任特首的梁振英,出生在六层东首的房间。

  在加起来不足两百户的警察宿舍里,梁绍庄有过统计,“百分之七十都是山东人、威海人,整个香港‘老警’到今天,精英都是从这里出去的。”

  来到艰苦的异乡,七成山东老乡营造了一种“竖立的精神”——四层西首这间不足四十平米的单元,生活着梁绍庄父母和七个兄弟——在艰苦的环境下拼搏向上。

  这一家人的命运,与大时代的背景休戚与共。1898年,根据中英《展拓香港界址专条》和《订租威海卫专条》,位于位于香港的新界与山东的威海卫,一同成为英国的租借地。随着香港人口剧涨,警队需要扩充人手,港英政府在1923年首次从威海卫引入警员。

  第一代“山东差”“身材高大、不懂英语”,基本被安置在冲锋队或交通队。按照彼时警队的编制,A组是欧洲及葡国警员,B组是俗称“大头绿衣”的印度警员,C组是本地警员,E组是反海盗的白俄罗斯警察,山东鲁警则属于D组。

  “在那个时候,香港警队贪污风气很厉害,只有山东人是一股清流,他们上班只有一个目标,把工作做好,发工资后养大、教育好小孩。”梁绍庄告诉齐鲁网-闪电新闻记者,“他们最简单的思维如此”。

  所以,对从小“野生”的梁绍庄们来说,两件事情印象深刻:老爸们晚上进修英文、老妈们年节包起水饺。

  1959年出生,后来成为鲁警一员的丛培胜,对这样的细节印象深刻:“山东人聚在一起很团结的,我婆婆经常带着我去每一家串门。家里都吃面食,还有一些水煮花生、花生米拌小黄瓜。大葱、蒜头,肯定都是要的,切了一段一段就着面吃了。”

  和梁绍庄一样,今年61岁的毕成德同样在警察宿舍里长大。吃过面后的绝大部分时光,就是待在阳台,看父辈们出勤、跑操。

  警察宿舍里的时光日复一日,操着威海话的“山东差”们,警衔越来越高。听着父辈们励志故事上大的男孩子们,有八成第一志愿就是当警察。

  我在警察宿舍长大,所以我就想当警察

  毕成德出生的五、六十年代,经历了香港社会的多次动荡。年幼的他,常常要拎着午餐,突破重重关卡来到父亲所在的湾仔警署,跟一个多月回不了家的父亲见上一面。

  “我跟弟弟上学包一个车,中午吃饭的时候,在我们等车的地方就被人放上了炸弹,开车前半小时被人发现了。”经历过动荡年代的父亲没让毕成德当警察,但对一个十几岁的男孩来说,父亲已经成为了心中的英雄和偶像。

  1978年,高中毕业的毕成德没有丝毫犹豫,放弃读大学进入了警队,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一步步获得晋升。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不忘初心,都民自愿”2018大兴区第四届少儿春晚即将进行

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