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让你的孩子从小就学会性辞榨取,性辞平权从娃娃抓起

  原标题:别让你的孩子从小就学会性别压迫,性别平权从娃娃抓起

近年来,有很多研究都发现,在异性恋家庭中,父亲往往都不会主动承担家务劳动,即使是最年轻的、思想最进步的那些父亲也不会。而在夫妻双方都外出工作的双职工家庭里,妻子仍需承担65%的照料孩子的责任,这个数据自本世纪初以来几乎就没怎么变过。

  此外,妈妈们在周末能享受的休闲时间也只有爸爸们的一半。即便第二天都要上班,学龄前宝宝的妈妈们半夜要起来照顾孩子的可能性仍是爸爸们的2.5倍。而在其它不方便计量的时间里,妈妈们也几乎完全负担着管理孩子的各种责任,比如安排保姆、填写学校表格、整理旧衣服等等。

  过去几年,为了写一本关于职场妈妈如何和她们的丈夫一起抚养孩子的书,我采访了很多职场妈妈。意外的是,大部分时间,我都能听到源自不同版本的同一个故事。

孩子们的爸爸对他们都很好,每次我跟朋友们聊起天来,也会发现孩子他爸好像确实已经做了不少事了。

  但每次在我像个疯子一样四处收拾着孩子们的东西或是洗衣服时,他总能安然地捧着手机或电脑。每天早上,在我忙着给孩子们打包整理午餐便当、给女儿准备要穿的衣服、给儿子收拾家庭作业时,他都在悠闲地一边喝咖啡、一边看手机。

  他就是那样,可以一直安稳地坐着。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他就是意识不到周围发生了什么。每次我跟他提起这件事时,他总会下意识反驳。可到了晚上下班回家后,一切都没变。虽然他会帮着和我一起准备晚餐,可每当我要照顾孩子们洗漱、哄他们睡觉时,他又是一个人抱着手机无动于衷。

2015年的一项实证研究发现,异性恋家庭在照顾孩子的责任方面遵循着极不平等的分工,即使是在一个母亲有全职工作而父亲赋闲在家的家庭中,情况也一样糟糕。

  很明显,我们过去所相信的“夫妻间性别平等正有着巨大进步”,其实是一种过于乐观的想法。

  现实显然悲观得多:即使现代社会的男男女女都认为自己信奉平等主义,并声称他们的决定都是共同定下的,但实际上,最后的决策结果往往都是更偏向于满足父亲的需求与利益,而不是母亲的。

这样的隐性权力失衡带来的的结果绝不是什么好事。越来越多关于家庭的调查和临床研究表明,伴侣之间拥有平等的权力关系可以提升婚姻质量,越不平等则越容易损害婚姻质量。

  这样的不平等,不仅会给妈妈们带来过度的心理、生理、经济压力,还会使得人们对于此类事件中所谓的最理想的做法的拥护态度变得更加不容易被改变。而孩子们,正是这一做法的见证人。

  当孩子们看到妈妈忙着给他们准备衣食,而爸爸却安然坐着刷脸书时,你觉得孩子们会怎么想呢?不难推测,孩子们可以很快地从父母的不同分工模式中总结出什么样的事情更有价值。

2013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孩子们都是敏感的“性别侦探”,哪怕是18个月大的宝宝都能通过外界对于不同性别期许的反应来调整自己的行为,比如刻意挑选符合性别刻板印象的玩具迎合大人。

  另一项家庭研究则发现了无论是女儿还是儿子,他们从小对于婚姻角色的态度都是内化沿袭自他们的父亲,与母亲无关。该研究也证明了儿童从小就有能力甄别隐形权力,从而选择他们认为更有价值、更有权力的一方作为自己的榜样。

  不过,好在一切都还有改变的机会。

对于那些诚心发问“我们能做些什么”的男人而言,首先,意识到普遍存在的不平等分工,并承担至少一半的家庭劳动责任。

  关于权力关系问题,过去的大量研究一直没把重点放在丈夫们该怎么做出改变,反而总是在指导妻子们该怎么做,比如教导她们应该更坚定有原则,不要总“宠”着男人。但这种说法其实就跟面对猖狂的性骚扰,对女性进行“她应该穿一条更长的裙子”版本的“受害者指责”差不了太多。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她们枯掉了ISIS,还想枯掉父权社会

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