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枯掉了ISIS,还想枯掉父权社会

  原标题:她们干掉了ISIS,还想干掉父权社会

  本文来自看客(ID:pic163),经授权转载。

  “

  Jin!(女性)Jiyan!(生命)Azadi!(自由)

  ”

  ● ● ●

  2017年10月21日,库尔德武装联合盟友攻下叙利亚城市拉卡,解放了这座被恐怖笼罩三年的ISIS(伊斯兰国)“首都”。11月17日,ISIS失去了最后一处城镇据点拉沃镇。四天后,伊朗总统在电视上宣布,ISIS已被消灭。

  2014年,ISIS势力在伊拉克境内扩张,伊政府军节节败退。而库尔德武装力量在伊拉克与叙利亚都进行了顽强的抵抗,对于最终军事剿灭ISIS功不可没。

  而在库尔德武装中,有三分之一都是女战士。

库尔德族德国摄影师Sonja Hamad,因为自己的民族背景,得以接近这群库尔德女战士们,跟她们如姐妹般相处。在Hamad的镜头前,她们作为一个个活生生的人,面对自己的命运不断抗争。

  ● ● ●

  圣战分子们相信,被女人杀死算不上殉教,上不了天堂,也享受不到天堂里流着奶蜜的河流,以及七十二处女。

  正因如此,只要远远听到库尔德娘子军的喊杀声,恐怖分子们便被吓得魂飞魄散。姑娘们深知这一点,在战场上显得格外英勇。

  截止2015年,共有一万名15至45岁的库尔德女性拿起武器加入了叙利亚妇女保护部队(YPJ)。但是由于YPJ只接受单身女性,结婚后必须退伍,因此在战场上抵抗恐怖分子的,其实大多都是20岁上下的年轻姑娘。

  “ISIS虐待库尔德人的女儿,我们就让库尔德女儿杀掉他们。”

丨从左至右:Gulan,,19岁; Zerya,18岁; Zilan,17岁。

丨Zilan,19岁。

丨Serjin,22岁。

  “如果我不参加战斗,其他人也不参加战斗,谁来赶走ISIS呢?”16岁的Amara稚气未脱,在新兵训练营中因为不合时宜地和战友说笑而受到教官的批评。但谈话间,她已经透露出属于青年的勇气与雄心。“我们没什么可害怕的,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

丨Rüksen,20岁。她的姐姐逃离了家乡的战乱,在德国柏林定居。而她选择留下,在群山之间战斗到底。

丨Shirin,21岁,在执勤间歇休息。她加入YPJ已经三年,期间,放心不下她的父母来营地看望她多次。

  并不是所有母亲都能接受女儿上前线的事实。20岁的Binefsh离开家乡时只能不辞而别,因为她的父母不同意她参军。过了一段时间,她才在电话里告诉母亲自己加入了YPJ。母亲哭得撕心裂肺:“你为什么要对我做这种事?”

  “当然了,人人都会想家。但如果我们不出来战斗,等ISIS来了,他们会对我们的家做什么?他们会对我妈妈、我爸爸和我做什么?”

丨这里曾是一家青少年救助院,被ISIS炸毁。那些需要救助的救助的青少年们,尸骨已经被废墟掩埋。

丨这里曾是雅兹迪人的故乡。雅兹迪整个民族被ISIS当做“异教徒”遭到屠杀,年轻女孩则被留了下来,当做性奴,受到非人的虐待。15岁的Gulan就是其中之一,她说:“相比其他遭遇,他们揍我的时候,我甚至感到一丝轻松。”

丨Tal Hamas解放后,城市中的废墟。

丨叙利亚边境城市科巴尼。

  在战场上,库尔德娘子军不仅上阵打仗,还会指挥战役。即使在最为凶险的战斗中,也少不了她们的身影。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我一个大汉子,为什么要体谅女生的乳房?

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