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哪一战萧克的批示才华引林彪详细 成为林的军师

  攻打宁都,萧克的指挥才能引起了林彪注意。这年10月,萧克调任第一纵队参谋长,成为纵队长林彪指挥作战的智囊。

萧克 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国新闻网,作者:夏明星,原题:开国上将萧克最暗淡时刻:全连剩20人全被俘虏

  “这一仗最大的收获是摸到了闽西敌人的虚实”

  1929年2月下旬,在赣南转战的红四军撤离东固,担任第一纵队(纵队长林彪,党代表陈毅)第二支队支队长的萧克,率领本支队负责为全军探路。“一天,我支队为前卫,走到瑞金东面约30里的虎头嘴,发现敌人从东南来堵截我们。当时不了解东来之敌的虚实。恰好纵队党代表陈毅来我支队直接掌握情况,在他的同意下,部队立即转向东南,进入闽西,插到了古城与汀州南面的四都坪。”陈毅决定与敌人对进,“这不是军部的预定方向,但在游击战争时期,军部规定前卫纵队的领导人,可以根据情况临时决定全军性的行动方向。”

  这时,汀州敌人一个团来进攻,军部决定迎战这股敌人,萧克支队奉命担任正面主攻。敌人占领了对面一座山,中间隔着一条小河,河上有座桥。那时是冬天枯水季节,河水很浅。战斗打响后,萧克支队官兵有的从桥上过去,有的干脆涉水,很快冲过了河。敌人虽然在山上,但火力不强,连机关枪都没有。“我们展开队伍,呈扇面往上冲,……敌退却,我部乘胜迅速前进,占领敌中间阵地。这时,第一支队也从右边打了上来,敌人完全垮了。这一仗我支队俘虏了20多个敌人,从缴获的武器看,有些枪是汉阳金陵兵工厂造的,有些就是本地造的土快枪,火力不行。从战斗力看,他们虽然占领了高地,但不会利用进行反击,而我们一接近,他又不敢拼刺刀,证明敌人战斗力不强,士气不高。”

  萧克支队这次探路,意义非常之大:“这一仗最大的收获是摸到了闽西敌人的虚实———武器差,战斗力不强。当晚,(红四军)前委开会,决定打汀州。”“汀州是闽赣边南面———武夷山区一带较大的城镇,过去我们不敢打,一直向南走就是想避开这里的敌人。现在清楚,汀州敌人战斗力并不强,完全可以打。”

  汀州之敌一触即溃,萧克激动不已:“从1928年退出郴州以后,我还没有到过这么大的城市哩。部队在汀州得到了很大的补充,每人发一套新军装,还发了绑腿和八角帽。说到帽子,有个笑话:下井冈山时,很多人没有帽子,我们就把打土豪弄到的布做包头,缠在头上,有蓝的,有白的,有绿的,缠得宽宽的。听俘虏说,他们在四都坪同我们打的时候,看到我们这付打扮,十分害怕,边打边跑,吓得腿都发软了。”

  4月中旬,红四军集中第一、第二纵队攻打宁都,守敌赖世琮指挥6个连兵力坚守宁都城。宁都城墙有两丈高,还有外壕。红军2000多人,从四面把城围起来,萧克支队负责从西门进攻。结果,围攻了6天6夜,没有攻下来。

  面对僵局,萧克动起了脑筋:“我估算了一下,城墙有9里长,旧中国一里是570米,9里就是5310米,我想,这么长的城墙有3000多个跺口,五六百人是守不过来的,就采取了一个办法。靠近城西门外约百米处有一幢火砖砌的铺子,上下两层,后面还有些住房,也多为两层,我让士兵在下层挖了不少枪眼,从枪眼处可以看到敌人,也可以射击,我们的枪眼小,敌人不容易看到我们。上层有窗,更好观察射击。开始几天从枪眼向城墙上打枪,吸引敌人的火力,并不强攻。等到第6天,我估计敌人也麻痹了,锐气已过,就令部队停止打枪,准备了一些长梯子放在铺子边,然后让一些赣南兵对着城墙喊话。敌人见我不打枪,又跟他们拉家常,也停止打枪,有的还站起来看。我见城墙跺口处站了很多人,下令‘快放’!二三十支枪突然射击,敌人受到袭击昏了头。我又指挥早已准备好的进攻部队,拖起梯子,靠近城墙。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见我军已登上垛口,便纷纷向两边逃跑。”

  萧克支队占领了城西门,向两边延伸。各部队也纷纷爬城而上,攻下了宁都城。这是红四军下山以来第一次攻下的有敌人据守的州城。

  回忆往事,萧克也为宁都之战自豪:“这个战法,我是从《三国志》上学来的,曾国藩说过:‘诸葛武侯之攻陈仓……,初气过锐,渐就衰竭’。此次我为进攻者,可反其意而行。在攻城前,先包围,弄清城壕深浅,城墙高低,准备好过壕和登城工具。我根据军部指示,开始几天从容作准备,万勿‘初气过锐’。准备好了,不在早晨、黄昏、夜晚攻击,而在将近中午,敌人不注意的时候,一鼓而进,登上城墙。”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因哪些原由毛泽东会将许多沉重的使命交送王震?

下一篇:彭德怀最信赖哪位智囊 称其“可庖代我做任何信念”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