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一只木盆为何会引发解放军提前打响渡江战役

  “打响渡江第一枪,有点意外。”王辅一说,中央原定的渡江时间是4月22日,“汤恩伯部队大规模换防情况被27军渡江侦察大队获悉,我军就趁敌军混乱之际,提前打响了渡江战役。”

渡江战役 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国新闻网,作者:梅世雄,原题:亲历渡江战役:那种惊心动魄,一辈子忘不了

  打响渡江第一枪

  “打响渡江第一枪,有点意外。”王辅一说,中央原定的渡江时间是4月22日,“汤恩伯部队大规模换防情况被27军渡江侦察大队获悉,我军就趁敌军混乱之际,提前打响了渡江战役。”

  后来被拍成电影《渡江侦察记》,至今仍广为流传的渡江侦察的传奇故事,发生在中集团聂凤智所率的第27军。

  作为当年27军的一名侦察排长,尽管徐法全被临时配属到35军,但他对老战友齐进虎的传奇经历了如指掌。

  齐进虎率领侦察小分队潜入敌人驻防的黑沙洲,神不知鬼不觉地在岛上隐藏了十几天。后来,借助一只木盆漂了回来。徐法全说,一只木盆可以渡江,说明长江并不是不可征服,敌人的长江防线也不是牢不可破的。

  得知敌人第88军与第20军正在换防,聂凤智立即向上级报告。

  “总前委马上向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建议,趁敌换防立足未稳之际,立即打响渡江战役。”王辅一说。

  1949年4月20日晚11时,中集团总指挥谭震林下令渡江。转瞬间,上千只木船直冲对岸。

  “每一支船的船尾都点了一盏小红灯。”王辅一说,这只小红灯的前、左、右三个方向都不透光,只有靠后方才能看见。“战斗打响后,从江南岸往北看,仍是一片漆黑,但如果从江北往南岸看,则可以看见无数只小红灯在闪烁,非常壮观。”

  中集团渡江的对岸,国民党军队在悬崖峭壁上构建了数不清的地堡,炮弹如暴雨一般倾泻在江面上。

  如今,船工张孝华驾驶的“渡江第一船”静静地躺在北京中国军事博物馆内,供游人参观。

  在长江上与风浪搏击了20多年的张孝华主动报名参战,被编在27军79师第一突击队第一组第一艘船上。出发半个小时后,张孝华这艘冲在最前面船只接近南岸。

  王辅一说,渡江中,敌人疯狂阻击,不少战士和船工中弹,落入水中。

  整个渡江战役期间,有成千上万个张孝华式的群众无私地支援解放军。王辅一说:“我们是人民用双手托着送过长江的!”

  仅一个晚上,中集团30万大军便在裕溪口至枞阳镇段20余公里的战线上,以锐不可挡之势,胜利地渡过了长江。

  “蒋介石经营了三个半月的‘长江天堑’瞬间就破灭了。”王辅一说,“中央军委和渡江战役总前委有一个规定,战斗部队过江一个营,师长就要过江,过江一个团,军长就要过江。”

  著名战将聂凤智就是第一批过江的高级将领。双脚一踩在南岸的土地上,聂凤智便向总前委发报:“我们已胜利踏上江南的土地!”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蒋介石私下坦承从不愿重用安徽人 唯对谁另眼相看

下一篇:对越反击战,敌人打了败仗,张万年为啥说他们值得尊敬?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