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沫若看完什么小说后曾称要把他自己的书全部烧掉

  就是几几乎乎当时全国所有的著名的评论家,文艺家,都在《欧阳海之歌》上面表了态,就含郭沫若这样的大家,他都说看完《欧阳海之歌》他要把他的书全部烧掉。

   

  本文摘自:中国新闻网,作者:金敬迈,原题:《欧阳海之歌》作者金敬迈追忆往昔锥心泣血

  60年代初,金敬迈因一部《欧阳海之歌》创下中国小说发行量之最,刹那间红遍大江南北,而今,他的书和他所描述的那个年代已然慢慢退去。

  鲁豫:我看这本书以后,我今天来之前,我期待的见的您就是跟这书上差不多,应该还有胡子,所以刚才一见您我吓一跳,怎么没胡子了。

  金敬迈:你昨天告诉我我今天就去粘上。

  鲁豫:我发现您的胡子跟您的性格挺像的。

  金敬迈:是吗?我性格是什么样,是胡子样?

  鲁豫:挺刚硬的嘛。

  金敬迈:不,我有非常软弱的一面,我猜,人嘛,人都有,白天刚强的人,夜晚,我非常害怕过晚上,非常害怕半夜里醒来,这个人大概在半夜里醒来的时候,就更多的是情感而不是理智。

  鲁豫:现在还是怕晚上醒来吗?

  金敬迈:现在不怕了。

  鲁豫:现在不怕了?

  金敬迈:不怕了,对,都活过来了。

  解说:金敬迈被人们所熟知源于《欧阳海之歌》,那时他一袭军装、风华正茂、激扬文字、心潮逐浪,成为一代人梦中的偶像。他儿时贫苦,在他对童年的记忆中,遍布着饥饿、寒冷和战争。高中毕业以后,他在湖北当了兵,后随部队南迁广州,成为宣传队的一名话剧演员,而他从事写作,却是由一次偶然的变故开始的。

  鲁豫:为什么会后来演话剧然后开始搞写作,这中间跨度是挺大的。

  金敬迈:不大,有一年,我记得到湛江去演出去,我就已经是匪兵乙的水平了,就一个解放军战士就抓着我就这么打,我就一个跟头被打到地下,然后他又把我揪起来,然后对我一拳,我就从这山崖上“啊”一声就倒下去了,每回到我“啊”一声时候,背后有三个麻包,另外还有两个人在那接我,就那天轮到我“啊”的时候,也不知他们那些人跑哪去了,麻包也没放,人也不来。我“啊”一声,一下子就摔到那个舞台上了,真是,这个真摔疼了。那也没办法,戏还当然得接着演啊,好在我已经牺牲了,死了,就完了,完了以后我就起不来了,起不来这腰摔坏了,摔坏了我就哈着腰,在部队嘛,当兵,就下部队吃个饭出个操排队,我也排不了队就跟着走,算了算了乾脆你也别跟着演出了,你也“啊”不了了,不用你“啊”了,“啊”找另外一个人“啊”算了,就弄去叫我跟着一个政委去写,结果政委他也不写叫我写(剧本),我又不会写,我就跑了去吭哧吭哧大概有半年吧,写了个剧本,读给大伙一听都说很不错,第一次写得就这么不错,乾脆算了算了你就开始搞创作吧。我记得是62年的10月25吧,是抗美援朝的12周年嘛,我记得那天我调到创作室的,我就下定决心我写一个好的话剧剧本,就正是这样就碰到欧阳海这个事。

  解说:

  欧阳海是那个年代涌现的众多英雄中的一个,他为了抢救人民生命财产,在火车就要撞上受惊战马的时候,舍身拦马、壮烈牺牲。所不同的是,他一反雷锋式的英雄白玉无暇的形象,是一个有棱有角的小伙子。

  鲁豫:您第一次听到是他们对您讲的这个人的什么故事就那么触动了您?

  金敬迈:没有这个事,就是说死了个人,我去看的时候,我发现太好,为什么太好了呢,我有一个我自认为不称之为道理的道理,真理不因为职务的高低,不是说你是个班长,我是个排长,因此我掌握的真理就比你多,那么一个排有四个班,那么我这个排长的真理就相当于四个班长拥有真理的总和,决不这样子。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中国原子能事业如何做到事半功倍:没一次重复试验

下一篇:宋美龄美丽聪明 唯有一个不良习惯令蒋介石大发雷霆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