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懿举事有迹可循 《虎啸龙吟》欲望中见正能量

吴秀波剧照

  由张永新执导,吴秀波、刘涛、李晨、张钧甯、唐艺昕、王洛勇、刘欢、王东、肖顺尧、檀健次等实力派演员出演的后三国题材大剧《虎啸龙吟》正在网络热播。临近收官,剧情更加跌宕起伏,司马懿起事,排除异己,凌厉手段令身边人都心生惧意。司马懿因何而“转变”?这种“转变”又将把他推向何处?种种悬念都吸引着观众们持续追剧。

  台词若金石之声,欲望于深处滋长

  《虎啸龙吟》中司马懿红袍起事的情节看得观众直呼过瘾,大赞吴秀波演技。而在这精彩剧情背后,除了演员的精湛演技,掷地有声的台词也增色不少。从这些台词中,观众能找到人物心理转变的蛛丝马迹。 

  “我轧断双腿,是下策,如若不然,我既辜负了寒窗苦读还可能成为别人的手中刀。这一辈子不光活个生死,总得活个对错。”《军师联盟》中,司马懿为躲避出仕而压断自己的双腿,面对春华质疑自己是懦夫,他说出了这番话。此时的他满怀正义,单纯到近乎理想化,觉得对错比生死更重要。入世之后,他不改其志,一身锐气大义凛然地说“我一个学子最大的抱负,就是找到一个君王,臣之,辅之。也许,我还能和他一起结束这乱世。”这番宣言般的剖白简单明了,直接表达了司马懿把辅君主、平乱世作为最高理想的信念。他还教导学生:“这世间有诸多痛楚,诸多不公,只有咬着牙,忍常人所不能忍,才能为常人所不能为。”这是他人到中年的处事态度,将万事忍于怀中,一忍再忍才能实现自我抱负。 

  如此隐忍的司马懿,在上周的剧情中却举刀起事了,观众们在表达惊喜的同时,又觉得有些突然。然而司马懿的起事真如看起来那般突然吗?初次窥见司马懿的欲望,是在“空城计”与诸葛亮的一番对话之中。诸葛亮提醒司马懿当心功高盖主、鸟尽弓藏,司马懿却回答“我只要进了这西城,杀了你诸葛亮,我司马懿就流芳百世了”,他不怕功高盖主,更不怕鸟尽弓藏,他想立不世之功,求的是名垂千古。后在与柏灵筠抚琴时,司马懿又说“我羡慕孔明,既是刀,还是执刀之人”,比起最初不愿做他人手中刀的司马懿,此时的他心境已截然不同。如此一分析,当我们看到司马懿身着红袍,如利刃出鞘,说出那句掷地有声的“做了一辈子别人的手中刀,这一次,我是执刀人”时,便不觉得突然了。

吴秀波剧照

  立戏剧之观,存世人之善

  如果说《虎啸龙吟》中高平陵事变的刻画是对历史真实性的尊重,那么司马懿身边人对其后期变化所表现出的怀疑、劝慰、指责,则反映了历史和大众对司马懿的批判。剧中,司马懿出尔反尔,派钟会抓起曹爽一家,柏灵筠劝他“现在咱们司马家什么都有了,你是注定要入史书的人,现在应该要修德望,还有声誉啊”;及至司马懿杀王凌,她更是洞悉一切,甚至直言“你是因恐惧而杀人,这样卑鄙怯懦的司马懿,我打心里瞧不起你”!可即便言辞激烈至此,也还是没能改变司马懿的决定。当司马师司马昭杀死夏侯玄时,司马孚厉声质问司马懿为何不阻止,“昔日的二哥,不惜自断双腿也要躲避曹公。可今日的二哥呢?与曹公又有什么分别”?

  在一支《虎啸龙吟》公布的花絮中,饰演诸葛亮的王洛勇曾聊到主创关于拍战争戏的想法,其中吴秀波有一句话令人印象深刻,“如果战争不能让人反思,我们拍这样的戏干嘛?”高平陵事变的情节显然不符合中国人自古以来讲究的“忠义”,所以主创在拍这段戏时,借剧中角色之口,道出了自己的价值观。导演张永新曾表达了选择这种创作方式的缘由:“司马懿整个人的一生,包括围绕在他身边的整个司马氏集团,是一种欲望的沉浮史。我们通过一个历史故事,其实讲你个人的小我的欲望,到底对他者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我们如何正视自己内心深处的狂野,能够把这种力量变为一种正能量,恰恰也是我们试图去寻找的答案。”

  《虎啸龙吟》为我们呈现了一个鲜活生动的司马懿,他有恶有善有欲望,虽不全是正面的,却是真实的。这样的处理方式,既符合现代观众的戏剧审美,又高度还原了人性的善恶两面,正是这种真实才带给人反思,并引导观众去寻找欲望背后所能触碰到的正能量。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你讲的全对》蔡康永教你科学搭讪 常识大神烧脑洞

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