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海琼成亲生子8年后又出:风尚从零起头

罗海琼

罗海琼

  新京报讯 从《像雾像雨又像风》中知书达理的方紫仪,到《好想好想谈恋爱》中极具文青气息的陶春,再到《借枪》中一提钱就两眼放光的裴艳玲,罗海琼塑造了不少令人难忘的荧屏形象。如今,她凭借电视剧《风筝》中刚烈强势的八路军女科长“韩冰”一角重回了大众的视线。该剧播出后,在北京卫视、东方卫视黄金档收视率排行榜中分列第一、第二。

  自从八年前结婚生子,罗海琼一直在陪伴女儿,享受家庭生活,大大减少了工作的比重。《风筝》热播之时,她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她说,自己是一个习惯从零开始的人,一直明确知道要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做了决定就不会纠结,因此当初放弃女演员的光鲜回归家庭,自己也很享受。如今,两个女儿都长大了,她又可以重新站在镜头前演绎新的人物。“做演员,什么年龄都是最好的时候”。

  《风筝》

  原本不在计划之内

  罗海琼从出道起就没有扮演过“不美”的角色。《风筝》对她而言,无疑是个例外。她在剧中塑造的韩冰是一个严肃、古板的女干部形象,说话一板一眼、一字一顿,造型上也没有任何修饰,剧中总是穿着一身宽大的灰蓝色套服。从外形到人物性格,都与她之前的荧屏形象差别很大。

  罗海琼说,《风筝》原本并不在她的计划之内。她第一次听到这部剧时,它已经开机了。由于之前的女演员脚受了伤,拍了十多天的剧组只好停工。这时,罗海琼的老公费麒把剧本拿给她看,说是特别好的一部剧。而她根本没心思接戏,“那个时候我大女儿才一岁多,我每天沉浸于和孩子在一起的快乐中。而且又想生老二,也没减肥,整个人都不是一个接戏的状态。”费麒和她说,这是十年一遇的好剧本,“他劝我,咱们以后自己也要做剧,你就当看看这个剧本为什么这么好。”罗海琼磨不过他,看了三集,韩冰还没出现,她已经爱上了这部剧。

  罗海琼见了制片人杨健,然后见了导演柳云龙。柳云龙看了她一眼,说可以去定个妆,但罗海琼听见他悄悄跟剧组同事说,先别给她剪头发。没想到,一定妆,柳云龙就拍了板,可以剪头发了。

  柳云龙最开始对韩冰的定位是,这是一个扎到人堆里不会被任何人注意到的女同志,他觉得罗海琼太漂亮了,而且之前她演绎的又都是美女。没想到化了妆之后,罗海琼一头齐耳短发,额头上的一缕头发用红头绳斜扎在右边,腮边明显的高原红,“土”得像变了一个人,“连我都觉得自己跟个大苹果似的。”

  她说,如果观众觉得韩冰“不美”,那恰恰说明这个角色的“打开方式”对了,“我在女儿、老公面前都要美美的,但对人物来说,我在意的是对不对。”

  A 成长

  为演《像雾像雨又像风》,辞掉上戏工作

  带着有点从天而降和命中注定的意味,罗海琼接下了《风筝》,对她而言,最残忍的就是和女儿分开。剧组启程第一站直奔漠河拍摄,一周后她请了假回家,一进门女儿都不认识她了,“那一瞬间我的心都碎了,再去剧组就一直带着她。”她说,有了孩子后,会更想把戏拍好,“因为这个时间原本可以陪孩子,既然拿出来就希望做到最好。”

  罗海琼一直很清楚自己要什么,选择这个时期自己最看重的,其他都可以忽略。“我不喜欢拖泥带水,做好决定就往前冲。”

  由于从小喜欢跳舞,少女时代的罗海琼报考了甘肃省舞蹈艺术学校,毕业后被分配进了兰州歌舞团跳了四年舞蹈。虽然年纪并不大,但当时在歌舞团也是台柱子。

  1994年底,罗海琼领舞的一部舞剧到上海戏剧学院演出,台下坐着上戏的老师,一位老师就鼓励她到上海上学。她记得当时老师说,表演就是把什么都当真的就行了。就为了这句话,1995年春节刚过,她就辞去了歌舞团的工作,同年考入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前,罗海琼被学校留任做形体老师。但这个时候,她遇到了《像雾像雨又像风》,为了接演剧中方紫仪一角,她又放弃了当老师的机会。

  她说,其实当年与《像雾像雨又像风》的相遇颇有几分戏剧性。早在排练毕业大戏时,赵宝刚就去观摩过,偏偏那天罗海琼没在。赵宝刚问陆毅,你们班同学都在吗?陆毅说只有一个女生没在,并把罗海琼的照片拿给他看,赵宝刚就记住了她。“几个月后,他就定下由我演方紫仪。我就去学校请假,可学校怎么也不同意。我脾气冲,就打了个辞职报告,直接去剧组了。”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赵雷梁咏琪演唱会违规被罚 因私行改观节目内容

下一篇:汪峰备战《歌手2》立场踊跃 5天选了700首歌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