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宝:常识付费课程甚好笑,罗振宇会上课但不会谈天

  小宝是个妙人。他原名何平,开过书店,办过报纸,做过主持人,亦写专栏。他能雅,也能俗;他骂人无数,也交友无数。总之你很难用一个标签框定他。

  就像他的好友毛尖说的,要评“上海三宝”,小宝绝对逃不掉的,“他蛮海派的,那种好的海派:灵活,幽默。说话很逗,喜欢装光棍的样子,怎么调侃他,他都无所谓,你找不到他的死穴在哪儿”。王朔则说:“北京人老有优越感,以为上海人不懂幽默,光陈村、何平两个就可以证明我们所见之谬了。”

讲座现场。左起:毛尖、小宝、陈立。

  因为写专栏,小宝拥有大批拥趸,但却在2015年突然“不想聊了”,于是停笔。2017年6月,他终于又出了新书《有聊胜无聊》,大有闭关修炼而重出江湖之势。1月6日下午,小宝与毛尖和浙江大学人类学教授、心理学家陈立一道,做客思南读书会,分享聊天之趣和生活美学。

  写假新闻把三家报纸写死了

  王朔说小宝很适合写专栏,“光气人不打架”;陈村说他骂人的文字漂亮。小宝敢骂人,从李敖、余秋雨,到蔡康永、高晓松,他都能说上几句,朋友孙甘露说他“从没有放弃社会批判的立场”。不过他自己说,上海人骂人不会没道理的,也不愿意伤人很深,总还是留有余地。

  尽管朋友们都说这些年小宝骂人渐少,但在思南读书会的现场,他的幽默不改,一开口介绍毛尖和陈立就引得满堂大笑。他说毛尖是“宋庆龄之后,中国英文水平最高的女性”,说陈立“是真正的名门之后,但不是靠名门之后在江湖上行骗,而主要是靠美食,他是中国最好的美食专家”。

  毛尖也素以犀利和敢讲闻名,这次也是火力全开。“这次小宝邀请我参加这个活动,我有点不敢来的。这些年,他坚持不懈地‘糟蹋’我,现在我都中年妇女了还要被他‘糟蹋’,我老公知道这件事也没办法。”

  毛尖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小宝曾在《东方早报》上说她收集春宫图,收得很全,“有些朋友就问我借,我说我没有,朋友觉得我太小气不肯借,这个事情搞得我很为难。”但是这就是小宝的特点,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朋友们并不会真的责怪他。

  但是如何把调侃、玩笑调节到一个安全、不至于冒犯到对方的限度,陈立认为只是一句话,会聊天的人是在听完了别人全部话以后再发言,你就会聊天了。“最怕就是你有一整套的说辞、预设,迫不及待地说出来。”

新书《有聊胜无聊》

  罗振宇会上课,但不会聊天

  有些人同样很会讲话,比如蔡康永、罗振宇,但是小宝不喜欢他们那种把“讲话之道”拿出去贩售的做法。

  “罗振宇讲话是一种上课的路线,我觉得一个成年人还要到处去上课,其实是很侮辱自己的。”但是聊天不一样。小宝觉得聊天比上课式的交谈更真实,更能体现一种生活的艺术或者生活的一种美学。

  他举《人类简史》里面的例子说,智人战胜尼安德特人靠的是语言,而语言所有功能里面最重要的是聊天。“其实语言的聊天功能是最容易把人团结起来的。各种各样的创造最早都是以闲谈、聊天形式出现的,比如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就是起源于他跟学生、家人、同事的聊天,论文只是成果的最后阶段。人类最好的创造其实大量的都是在聊天过程当中产生。”在小宝看来,聊天从最高级的意义上来讲是人类不可缺少的部分,从低层次来讲,也是老百姓能够过上一种有美学品质生活的一种必要的形式。

  带有虚构成分的聊天,在陈立看来,其实是一种美学的投射。“虚构就是讲故事。一个有能力讲故事的人,而且把故事讲得非常精彩,其实人脉关系最丰沛,而且影响力也是可以涉及到最远的地方。这样的情况下,虚构就有一种号召力,煽动起人们的共同愿望和指向,造成一种共同的目的。关键是虚构可以给大家描绘一种美的前景。”

  因为女友嘲笑服务员而分手,但不是因为道德标准

  尽管都很会讲话,但是在现场,仍然可以明显感受到小宝、毛尖和陈立三个人各自的不同风格和性格。小宝说,他们之所以投机,是因为三观比较相近,尤其是对美学品质生活的追求。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毕飞宇:提炼操品主题思维辞摘了“被子”忘了“水”

下一篇:七十八年了,她以及她的经典之操仍在叩问人类的亲信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