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样子,即是全国的样子

马尚田

资深媒体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评论员

  什么才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事?这是价值观终极之问。

  价值观,决定一个孩子是否会变坏,决定我们的格局和结局、想法和活法,甚至关乎生死。

  如果你是孩子妈妈,正担心孩子会不会变坏,我们聊聊。我会告诉你,三观正的孩子,世界不会颠倒。

  如果你是热血青年,极具人生追求,我们聊聊。因为格局决定结局,价值观决定人生走向。

  如果你是职场白领,正在调整生活重心,我们聊聊。因为这关系我们的想法和活法,价值观决定你的进退取舍。

  如果你是病人家属,正思考怎么减轻病人痛苦,你也可以跟我聊聊。因为这关乎病人的尊严和体面,也涉及人生终极的意义。

  先让我讲几个故事。第一个故事:名校学生的人生追求。

  几位清华学生,在出租车上聊天,聊到谁谁谁一毕业就买房了,大家羡慕不已,真是人生赢家啊!司机师傅听不下去了,说:“我家拆迁分了几套房,但我就是一开车的。你们才是国家的未来和希望,如果你们清华北大生毕业后的目标,就只是在北京买套房,而不是思考这个国家的未来,那咱们国家就真的没希望了。”

  学生们听了,顿生惭愧。

  不久前,在一档视频节目中,一位号称“清华男神”的学生,为毕业做什么而苦恼。高晓松难忍怒火一顿揶揄:“一个名校生走到这里来,一没有胸怀天下,二没有改造国家的宏图大志,反而问我们该找什么工作,你觉得你愧不愧对清华的教育?”

  怎么来评价这件事?“ 生活的压力和生命的尊严哪一个更重要?”房价可能消磨年轻人的创造力,现实压力可能透支年轻人的热情。但不该消磨你的锐气,透支你的心志。这和是不是名校生无关,只和年轻有关。

  我的结论是,只有最重要的事情才能成为我们的人生追求,然后这件事决定了你的未来。这就是价值观的厉害之处,格局决定结局,它决定你的人生走向。

  再说第二个故事:白领丽人的生活重心。

  我有一朋友,职场白领,多年前,没结婚没生孩子,干着披星戴月的工作。她工作很拼命,经常白加黑,无所谓;经常凌晨打车回家,不怕;经常出差半年,很少陪父母,没有愧疚。有一次,手下小朋友向她请假,不能加班了,已经和妈妈约好回家吃饭。她心里好笑,陪妈妈吃饭,还当个正经事儿来做,吃饭有这么重要吗?

  事隔多年,她结了婚,有了孩子,忽然发现,原来陪妈妈吃饭真的非常重要,亲情是多么温暖。她说,现在才发觉最好笑的是自己。

  我的结论是,只有最重要的事才可能成为你的生活重心,然后这件事决定了你的活法。这也是价值观的厉害之处,它决定你的进退取舍。

  第三个故事:重症监护室外的终极思考。

  那是几年前,我在医院重症监护室外待了很多日子。那段日子,我看到了太多人世悲欢。事非经过不知难,我们生活的世界,可能是道听途说的世界,可能是书上看来的世界,只有自己亲身经历了,这个世界才会立体起来,完整起来。

  在医院里,很多病人浑身插满管子,痛苦不堪;而那些病人家属则神情憔悴,苦撑苦熬着。这时候,我们是多么需要价值观的探讨,这关乎生命的尊严和体面,也涉及人生终极的意义。

  可不可以优雅地老去?争议一直很大,有些人觉得,活着才是最重要的;有些人觉得,在世时的尊严体面最重要。

  这就是价值观,因之采取的行动关乎生死。这时候,我们对是非对错的判断,变得困难起来。正如白岩松在《白说》一书里提到的观点:世界不是非黑即白。

  那么,我们该怎么告诉孩子,这个真实的世界是什么?

  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命题。真实有如无底洞的底,无限接近,无法抵达;又如夜晚烤篝火的人,你只能看到火光中的人,却无法看见他身后大片的黑暗。难道,那大片的黑暗不是真实的吗?

  那么,真实到底是什么?我能提供的答案是,你的样子,就是世界的样子。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对话:斗劲文学的危机与殒命,也是人文学科的危机

下一篇:固志敦修 兴文崇化——欧阳中石《文化漫谭》导读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