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奇·阿尔博姆:这尘间最夸姣的 莫过于学会爱与被爱

  编者按:对阿尔博姆熟悉的人,最了解的还是他的《相约星期二》,仿佛书中莫里教授的话语还在耳边回响。米奇·阿尔博姆最新力作《弗兰基的蓝色琴弦》终于与我们见面。书中以“我”为代称的“音乐”,扮演一个全知全能的角色,“我”知道弗兰基的一切。

  弗兰基的生命编织进他们真实的生活的那一刻,现实与虚构的界限被打破。于是,弗兰基融进了历史,从强哥到猫王,再到小查理德和汉克·威廉姆斯,再加上那十位艺术家,弗兰基的一生亦是一部活的音乐史。哪怕再不起眼的才华,也有影响他人、改变命运的力量。

  以下内容摘自《弗兰基的蓝色琴弦》,现在我们要陪弗兰基开始新的旅程了。

米奇·阿尔博姆

  01

  那年弗兰基九岁。

  弗兰基很饿,他除了一颗土豆以外,什么都没吃。船员收了老师的钱,却没将他带去美国,反而把他独自一人丢在了南安普顿的码头。每天,弗兰基只能靠着给游客们弹吉他,换取一点儿可怜的食物。

  “点一首曲子吧,就一先令。”他对在码头闲逛的男人说,希望能从对方手里挣得一点儿钱。

  “那就弹点儿欢快的。”

  欢快的,弗兰基想起来老师教过他的一首歌。Billets Doux 。他将吉他抵在瘦弱的膝盖上,摆弄起了琴弦。曲子欢快活泼,像一个孩子在蹦蹦跳跳。

  听到琴音,男人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小子,你知道这是谁的曲子吗?”

  弗兰基点点头,他永远记得老师对他说的话,孩子,你得知道你弹的是谁的曲子。

  “强哥•莱因哈特,一位伟大的吉他演奏家。”

  男人笑了,朝弗兰基伸出手:“能让我试试吗?”

  弗兰基将吉他递给男人,男人抚摸着吉他,赞叹不已:“真是把好吉他。”他说着,拨了两下琴弦,深呼一口气,然后开始弹同一首曲子,但速度极快,弗兰基不禁屏住呼吸。男人的两根指头在品位间飞驰,八度和弦急奏流溢奔涌,如同油倒入漏斗。最后,用一个扫荡的和弦,使吉他发出类似火车发动机轰鸣声的切分音弹奏手法。

  “你知道这首曲子?”

  “当然,这是我的曲子。”男人笑了起来。

  弗兰基几乎不敢相信。那个伟大的吉普赛吉他手,此刻就站在他的面前,弹着他的吉他。

  “他们邀请我去美国,可我不想去。”强哥看着弗兰基,“我失去了我的孩子,不想出门。”他停顿了一下,“不过,如果你愿意和我一起,我就去。我不说英语,你来,给我当翻译。我可以教你成为吉卜赛吉他手。”

  美国。弗兰基想起来老师给他留下的信,他本该去美国,去找他的姑姑,却被丢在异国的码头。

  “好,我和你一起去,帮你翻译。”弗兰基站起身,未曾留意,吉他中最下方的那根琴弦变成了蓝色。

  02

  那年弗兰基十五岁。

  他和乐队在地下酒吧演奏《烟馆布鲁斯》,角落里坐着一个留大胡子的家伙,身边是个漂亮的金发小妞。

  不知出了什么事,大胡子呼地跳起身,一把将那姑娘推到墙上,用一把刀抵住她的咽喉。乐队的人不知所措,不敢看,可又不能转开脸。

  这时,弗兰基跳到台前,震天动地地、飞快地弹起来。他大喝一声:“嘿!”大胡子望过来,嚷了句醉话。可弗兰基弹得更快了,十指如飞,仿佛着了魔。

  “嘿!”弗兰基又大喝一声,他弹得快如闪电,但每个音符都清晰真切。大胡子转过头,拿刀指着弗兰基,仿佛在应战。

  “再快。”大胡子嘟囔着。于是弗兰基弹得更快。那家伙又喊:“再快!”

  弗兰基又加快速度,他的手指从下面的弦飞扫到最上面的弦,正有一群野蜂从那把吉他中飞出来。他甚至都不用看自己的手,只是盯着那家伙。那大胡子活像被催眠一样,走到近前,想看得更清楚。弗兰基盯着那个姑娘,脑袋一摆,女孩嗖一声出了门,快得像颗子弹。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撒旦探戈》:当通盘变得不那么被恭顺,我们要有认可伟大的才略

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