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在四月的一个清晨里,遇见百分百女孩

  编者按:在电影《搏击俱乐部》中,Jack有一句著名的台词,“我一直在活着一场似曾相识的人生。每个我到的地方,我都觉得仿佛曾经来过。”

  艺术固然有它的夸大之处,但这种“此刻仿佛曾经发生过”的感觉对许多人来说都并不陌生——眼前的事明明是第一次发生,却有一种异样的熟悉感。就连面前物品的摆设、人物的对白都好像曾经发生过。那一刻我们都会觉得无比惊异,“啊,好奇怪,刚才这一幕,我好像曾经在哪里经历过!”

  在很多时候,“一见钟情”其实就是这样,打第一眼起,你的心胸立刻不规则地跳动起来,嘴巴像沙漠一样火辣辣地干渴。如此而已。

  如果有天你遇上你的百分百女(男)孩,你会走上前去吗?

  四月里一个晴朗的早晨,我在原宿的一条巷子里,和一位100%的女孩擦肩而过。

  并不是怎样漂亮的女孩,也没穿什么别致的衣服,头发在后面,甚至还残留着睡觉压扁的痕迹,年龄很可能已经接近三十了。可是从五十公尺外,我已经非常肯定,她对我来说,正是100%的女孩。从第一眼望见她的影子的瞬息开始,我的心胸立刻不规则地跳动起来,嘴巴像沙漠一样火辣辣地干渴。

  或许你有你喜欢的女孩类型,例如你说小腿纤细的女孩子好,也许非要手指漂亮的女孩才行,或者不知道为什么,老是被吃东西慢吞吞的女孩子所吸引,就是这种感觉。我当然也有这一类的偏好。在餐厅一面用餐的时候,就曾经为邻座女孩的鼻子轮廓,看傻眼过。

  可是谁也无法把100%具体描述出来。她的鼻子到底长成什么样子?我是绝对想不起来。不,甚至到底有没有有鼻子,我都搞不清楚。现在我能记得的,顶多只是:她不怎么漂亮。如此而已。真是有点不可思议。

  “昨天我在街上遇到一个100%的女孩子。”我跟某一个人这样说。

  “喔?”他回答说:“漂亮吗?”

  “不,不算漂亮。”

  “那么该是你喜欢的类型吧?”

  “这个我也不记得了。眼睛长的什么模样,或者胸部是大是小,我可是一点都想不起来唷。”

  “真是奇怪啊。”

  “实在奇怪喔。”

  “那么……”他有点没趣的问说:“你做了什么吗?开口招呼她,或者从后面跟踪她?”

  “什么也没做。”我说:“只不过擦身而过而已”。

  她从东边往西走,我从西边往东走。真是一个非常舒服的四月早晨。

  我想,就算三十分钟也好,跟她谈谈看。想问一问她的身世,也想告诉他我的一些事。而且,更重要的,是想解开一九八一年四月里,我们在原宿的巷子里,擦肩而过为止的类似命运经纬的东西。那期中必然充满了像是和平时代的古老机器似的温暖的秘密。

  我们谈完这些后,就到什么地方去吃午餐,甚至看一场伍迪艾伦的电影,再经过饭店的酒吧,喝个鸡尾酒什么的,如果顺利的话,接下来或许会跟她睡一觉。

  可能性正敲响我的心门。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王小波:年轻时干什么都好,但要干出个样子来

下一篇:契诃夫首创了剧中人物彼此之间几乎不发生斗争的戏剧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