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不念书,简单懒成猪 这是一份文艺青年过年书单

  马上就要过年啦!激不激动!

  我们的各位编辑已经陆续回到家中(工作)。在文化君看来,春节带书回家是一项必须完成的仪式,如果有人问你工作婚姻年终奖,不妨立刻拿出一本书和他聊上几句?

  再者,春节回家,饭食丰盛,拜访亲友,应酬繁多,难免会觉得疲惫。古人有云:三日不读书,便觉语言无味,面目可憎。一个缺少阅读的人往往是乏味的。而读过什么书,成为什么人,都是可以在阅读中找到痕迹。

  今天,我们几位可爱的编辑将和大家随意分享下这次回家带的书。在讨论书单时,有人打趣说,“我就看不进小说,简直是一种阅读残疾。”“我才是残疾,我看不进小说以外的书。”也有人怀疑,读书是不是成为了一件奢侈的事。

  以前上学,老师会布置假期阅读任务。长大后,没有人再在阅读这件事上对我们有强制性要求了。姑且用这个假期给自己一个重建习惯的机会吧,不要让那些被冷落的文字继续忍受寂寞。

  (以下满满干货。)

   

  ✎✎✎

  编辑:唐糖

  《陶庵梦忆》

  《咏而归》

  常常不好意思,给人说起不爱旅行,除非行程宽裕,食宿舒服。不然无尽的赶路和拍照,只能让人徒增烦躁。去年看到一本书叫《几乎消失的偷闲艺术》,里面有首诗写到一种别样的“旅行”————“挑一家自己城市的小旅馆/带上巴尔扎克的全部作品……/直至读完《人间喜剧》/这一次,不跳过风景描写的段落。”

  这样的“旅行”简直不要太赞。因此又到归家的时候,路途漫漫,其实也大可不必当春运,不妨来是一次别样“旅行”。

  我这次“旅行”会途径两个站,唯求“妙趣”——

  第一站停在明代张岱《陶庵梦忆》,因其好文笔,也因一则传言,大致是张岱带着自家伶人,在夜半泛舟于江面,途径江边一寺庙,见其边上的竹林在月光下,正是一处极妙的戏台,遂叫伶人去演一出戏,待尽兴,趁兴而去,留给寺里的僧人不知是真是幻。

  跟着这样一个有趣的人,不仅可以去杭州看看熟悉的《湖心亭看雪》,在《西湖七月半》里笑嘻嘻中看遍人间百态,当然可以跟着张岱这个妙人一起——“园林游冶,画舫笙歌,写诸艺百工,美食美器,写烟雨楼台,韵人快事,皆烂如披锦,无往不善。”

  第二站,路过李敬泽《咏而归》,其文出入古今,文短意深,妙趣横生。作者的关注点,总能出奇制胜,让你看完直叹“妙哉!妙哉”从《关雎》里那一两声鸟叫,到吃白鱼的时节、技巧,都深得我心。尤其是后者,同为白鱼爱好者,不觉垂涎。

  在书中,作者与古人对话,从春秋先秦到明清,从明清到现在,从孔子、孟子到佛经、饮酒,兴之所至,迤逦而下,至于现代乡野。

  何为“咏而归”?在书中,李敬泽解释了它的寓意。“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讲的是孔子跟他的弟子们闲坐,孔子让几个弟子各言其志,他们有的想治国从政,有的想做祭祀的主持人。

  最后,曾点说了他的志向:“现在是暮春时节,我只希望穿上春天的衣服,和五六个朋友,带着六七个小童子,到沂水里洗洗澡,在舞雩台上吹吹风,一路唱着歌走回来。”曾点的志向简单朴实,富有生活情趣。孔子听后很是高兴。

  初春列车上,途径这两站,天朗气清。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朱赢椿发文致十年后:发火人们可以“慢下来”

下一篇:张悦然、杨庆祥对话龚古尔奖得主:杀死婴儿的保姆有别的出路吗?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