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谦:保藏得同本身的阅读有关,艺术即是最好的穿越

  以“一个人的收藏MY DEAR ART ”为题,知名词作者、艺术收藏家姚谦前不在上海举行了一场讲座,澎湃新闻对其进行了专访。

姚谦在讲座现场

  很多人了解姚谦,可能是通过他的许多脍炙人口的歌词作品,像《鲁冰花》《我愿意》《味道》《最熟悉的陌生人》《如果爱》等,但与此同时,他也是一个热爱收藏并具有三十余年收藏资历的当代艺术收藏家。11月4日下午,姚谦在上海艺术博览会艺博讲堂举行了一场题为“一个人的收藏MY DEAR ART ”的讲座,“澎湃新闻·艺术评论”对其进行了专访。从对于藏品的选择开始,姚谦表述了他对青年艺术家创作的看法,谈论了艺术和生活、流行文化和典雅文化的关系,同时也分享了自己对于艺术作品的解读理念。

  “收藏本身就是人的心里很容易产生的一种状态,就是难舍你喜爱的东西。收藏并不代表财富拥有,或者财富累积,或者是投资的基础,可能更多是关于你的生活,你的存在价值,你的阅读,甚至你对这个世界,这个时代,或者对自己人生的一些对照和交错感想的总和,然后形成一个表象叫收藏。”这是姚谦在讲座中对于“收藏”一词的表述。

  当收藏被公诸于世,那些隐秘关系也随之消失

  姚谦的收藏历程始于1996年的一个机缘巧合,他在诚品书店的一个拍卖预展上,偶得刘奇伟的美术作品《斑马》,从此就打开了他的收藏之旅。在他看来,收藏是一件自己的事,当收藏被公诸于世的时候,就仿佛那些收藏跟自己的隐秘关系也随之消失,那种趣味便也消失了。对于收藏爱好者,把收到的艺术品放在身边,常常会忍不住地想要经常看它。“但同时也存在一种现象,就是我蛮反对那种把艺术品收了之后放到仓库里,直到下一次拿出去卖为止的收藏,”姚谦讲到,“所有对艺术品的阅读经历都是表面上经历,而并没有亲自跟它相处,我觉得这是一种最可惜的收藏。”

  姚谦在讲座中提到,艺术阅读不单单只是了解世界和历史,或是探知下一代年轻人怎么看这个世界,更多也是在对照自己,他讲述了自己在上海艺术家陈箴先生的作品中,所感触到的作品陈设和收藏者之间对应关系所带来的那份感动。

  在这件作品中,陈箴在地下的酿酒收藏室内,将玻璃制成的形似人体内脏、器官置于微亮灯光下,与葡萄酒的发酵过程相呼应。其实,葡萄“死亡”之后变成美酒是需要时间的发酵,而身体的脆弱与玻璃又是何等相像,姚谦解释说,那时的陈箴先生得了癌症,他想在最后把他所有的概念、艺术创作都记录做完。

陈箴的作品

  关于艺术与自己的未来,姚谦讲到,艺术创作经常是为未来的阅读者,而未来的阅读者经常会在你作品里去猜测你之前是怎么思考的,艺术跟自己的未来又是什么关系?“我觉得最大的关系是,我们跟这个时代的一些思考,些许启发或者影响未来人的创作。”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也乘这次讲座的机会对姚谦进行了采访。

  澎湃新闻:在三十余年的收藏历程中,您的藏品种类可以说非常丰富,古今中外,空间、时间的跨度很大,您是如何选择收藏品的?这三十年的收藏理念有没有一个变化的过程?

  姚谦:当然有。我是1996年开始收藏,到现在算是有三十年出头,慢慢发现,我绝对不是一个收藏家,我就是透过收藏这件事来了解这个世界。就像阅读一样,因为阅读的过程中也伴随着调整。随着年纪、生活、思想的改变,包括阅读的影响,这些都会让我在收藏中,重新用不同的方法来认识这个世界,所以我也是一直在探索的过程中。我刚才正好经过一个画廊,是以俄罗斯的画为主,而我前晚正好看到一篇文章讨论俄罗斯一百年的主题创作,因为苏联解体之后,有些艺术家名气消退了,但是画的依旧非常好,我由此又想到像吴冠中等很多艺术家收藏受苏联美术的影响。在我看到这类文字和作品时,也觉得挺有意思。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一幅梵高素描初度被发现:粗野光美地勾画了蒙马特山

下一篇:梵高招品:转变的画面,恒炙的价值

发表留言